电商网首页

新闻 业界 国内 行业 移动 跨境 服务 聚合

立即注册会员登录

观察

旗下栏目: 快讯 创投 政策 研究 观点

各地新政细则褒贬不一 网约车难承“城市病”之重

发布时间:2016-10-19 17:10:17   来源:通信信息报   作者:杜峰   阅读:
摘要:近期各地网约车细则进入了密集公布阶段。继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四大一线城市后,10月14日,成都、南京、武汉、合肥四地出台了实施细则,加上杭州、重庆、天津等,目前十几个城市公布了当地的网约车细则,对网约车行业进一步规范与监管。

中国电商网(www.cndsw.com.cn)10月19日消息,据通信信息报报道,近期各地网约车细则进入了密集公布阶段。继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四大一线城市后,10月14日,成都、南京、武汉、合肥四地出台了实施细则,加上杭州、重庆、天津等,目前十几个城市公布了当地的网约车细则,对网约车行业进一步规范与监管。对于网约车的各地新政,专家和网友反应不一,其中最先出台的北上广深因为严格的户籍、车辆限制等被指偏袒传统出租车行业,违背共享经济的初衷;而南京、成都等则因张弛有度、兼顾传统行业和鼓励新经济而受到好评。在共享经济之风劲吹下,传统监管如何与时俱进,考验着相关执政部门的智慧。

各地网约车细则掌声与质疑齐飞

10月8日,北上广深等城市的网约车细则相继出炉,对司机户籍、车辆配置等有了明确要求,一时引爆社会热议。总体来看,四地网约车细则以“控”为主。在控人上,北京、上海拟规定网约车司机的户籍需本市户籍,深圳则拟规定户籍或居住证均可;在控车上,四地均明确界定网约车技术性能标准,统一规定轴距必须在2700毫米以上,言下之意,微型车、小型车、紧凑型车基本要告别网约车市场;在控牌上,四地均要求在本地注册登记号牌车辆,也将外地牌照排除在外。

对此,有网友认为,京沪“新政”对本地司机亮绿灯、对外地司机亮红灯的做法,势必将剥夺一大批正在北京、上海追梦“飘客”的驾驶资格,不仅小气,而且少了包容、多了无情。国家行政学院副教授张效羽则指出,地方细则不能抛开中央立法来实践,目前地方实践中,对网约车司机实行户籍管控,对网约车的尺寸、车型、价格、数量实行管控,实际上并不符合网约车新政的管理原则。

紧随其后,重庆、天津、杭州、成都等地公布的网约车细则,在户籍方面放开限制,对车辆的要求也有所松动。据成都“新政”,传统出租车在满足网约车平台公司相关要求的情况下,可直接向网约车平台申请从事网约车服务,而取得了成都市巡游出租车驾驶员从业资格的人员,只要符合网约车平台公司相关要求,也可直接向网约车平台申请从事网约车服务。对此,署名为蓉平的媒体人评论指出,成都网约车新政考虑到了对巡游出租车和网约出租车这两大市场主体的平衡,体现了一种协同治理、综合治理的管理思路,既见规则又有温度。杭渝对户籍和驾照管制也较宽松,外地人仍可做司机。在杭州,开网约车需杭州市户籍或在本市取得《浙江省居住证》6个月以上条件;重庆对于户籍和是否在本地有居住证,则未作要求。

凸显新经济与传统监管思维矛盾

从各地征求意见稿的内容来看,对于网约车的管理趋严。对此,网约车市场的寡头滴滴出行回应称,新政抬高了准入标准,是变相的数量管控,或将导致网约车与司机大幅减少,网约车车费翻倍。

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新经济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曹钟雄认为,地方网约车新政凸显了新经济、新产业与旧体制、旧监管的矛盾,有违简政放权下“降低准入门槛,强化后续监管”的政策导向。地方新政监管手段大量沿用原有出租车管理模式和原则,甚至比出租车管理有过之无不及。

就社会各界的种种质疑,北京市交通委10月9日回应称,对驾驶员和车辆进行限制,是出于综合考虑,其具体原因指向“城市定位、控制人口、治堵需要及政策要求”四个方面。北京市政府新闻办也表示,出租汽车既是首都窗口行业,也是劳动密集型行业,其未来发展必然涉及人口规模调控和产业发展及就业导向。“限定本市户籍”是治理“城市病”、实现首都四个中心功能定位的客观要求。

对此,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中心特约研究员赵占领则有不同意见。他认为,哪能用网约车治“城市病”,所有问题的解决都寄望于一份网约车落地细则,奢望通过一纸文件毕其功于一役,恐怕是其不能承受之重。

对于各地网约车细则,10月12日,腾讯董事局主席兼CEO马化腾在“深圳双创周创客领袖”座谈会上表示,“网约车不要一棒打死,刚刚新出台的网约车政策,希望能慎重,给缓冲时间,进一步调研。”对此,与会的李克强总理也给出回复:“这个问题听到了,基本原则是明确的,会要求有关城市进行研究。”

寻找城市管理最大公约数

网约车从出现就被舆论欢呼为共享经济的典范,也一直处于与交委的抗争中。两个月前,网约车的合法化令各平台欢欣鼓舞,随着各地细则的发布,其前景又变得模糊不清。

就目前的网约车细则来看,基本满足政府更好监管的初衷。但政府如果不加以调配各方利益,只是一味禁绝网约车,便容易陷入网约车行业司机失业、黑车横行的混乱局面中。对此,中央民族大学法学院教授、法治政府与地方制度研究中心主任熊文钊认为,现在的网约车管理细则征求意见稿带有一些地方性,网约车市场要追求新的利益平衡。

地方政府应在国家政策框架下,积极探索规范和促进产业发展的新型监管模式。对于网约车和出租车两大行业,多位业内人士赞同将两者分开管理,而不是将管理出租车的模式套用在网约车行业中,城市需要多样化的出行选择。英国和美国低准入门槛、重平台监管的做法值得借鉴。伦敦交通局的监管重点放在网约车平台公司身上,通过检查专员不定期对平台公司进行合规检查,英国不禁止私家车从事网约车运营,但严格界定出租车和网约车。美国目前至少有23个州把出租车和网约车分开管理,政策相对宽松。

网约车发展还处于初期,不可避免存在着很多问题需要解决。这需要各方的协调配合,要用法治把好分享经济的方向盘,从而体现各方面合法利益的最大公约数。

[ 责任编辑:黄吉灵 ]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之观点,与中国电商网无关;中国电商网转载此文只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中国电商网证实;中国电商网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中国电商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中国电商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中国电商网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来电来函告知,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中国电商网客服热线:0755-33593828转2或客服邮箱:service#cndsw.com.cn(请将#换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