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网首页

新闻 业界 国内 行业 移动 跨境 服务 聚合

立即注册会员登录

快讯

旗下栏目: 创投 政策 研究 观察 观点

以共享经济为代表的新经济正在爆发 但无法准确衡量其影响

发布时间:2016-08-24 10:46:24   来源:第一财经   作者:李莉   阅读:
摘要:李师傅原来是一名出租车司机。两年多前,因为种种原因,他未能和所在的出租车公司续约。当时57岁的李师傅犯了难。还有3年才到法定退休年龄,不能拿养老金的这段日子要怎么过?

中国电商网(www.cndsw.com.cn)8月24日消息,据第一财经报道,李师傅原来是一名出租车司机。两年多前,因为种种原因,他未能和所在的出租车公司续约。当时57岁的李师傅犯了难。还有3年才到法定退休年龄,不能拿养老金的这段日子要怎么过?

在女儿的建议下,李师傅选择了继续干老本行,只是换个方式:开Uber。有多年开车经验的李师傅对上海的各条道路十分熟悉,因此在简单学习了如 何用智能手机接单之后,就驾轻就熟地上路了。彼时Uber刚进入中国市场不久,正大手笔“烧钱”补贴司机和乘客。李师傅很快尝到了甜头。“补贴和车费差不 多,还不用交份子钱,扣除汽油和损耗,收入还不错,而且没有开出租那么累。”

后来李师傅又陆续注册了滴滴打车和一号专车。生意少的时候,就3个应用一起开着接单。李师傅有些自嘲地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没想到我这个老头子也能拿着智能手机,玩玩高科技。”

李师傅或许从没想过自己这么大年纪还能“借科技的光”。他或许也不知道,让他备尝甜头的Uber和滴滴正把他带进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新经济”中。

“新经济”的概念被普遍认为最早出现在上世纪90年代末期的美国,当时的互联网等高科技以及越来越强大的计算机,开始渗透到消费者和商业市场中。“新经济”常被用来描述那些处于技术最前沿的全新、高增长行业,这些行业是经济增长的新推动力。

尽管“新经济”的前景一片大好,但遗憾的是,在各国当前的GDP统计数据中,尚未找到“新经济”的身影。由此,给传统生产力带来翻天覆地变化的“新经济”依旧有待合适的量化方式。

“新经济”扭转经济衰退

1983年《时代》杂志的一篇封面文章《新经济》描述了从重工业到基于新技术的经济转型现象。1987年,《新闻周刊》在多篇文章中使用了“新 经济”一词。1996 年12月,《商业周刊》首次正式提出“新经济”概念。1997年2月,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以官方语言确认了新经济和知识经济的概念。

上世纪90年代中期,得益于IT行业的发展和进步,外加全球化和宽松财政政策的辅助影响,美国经济进入了史上最长的增长期。1972年,在经历 了近25年的高增长之后,美国开始陷入经济放缓。但在1995年左右,美国经济增速在较高生产率的推动下再次起飞。以信息技术革命为标志的“新经济”使得 美国成功扭转了上个世纪70年代中期到80年代末期的经济衰退,并取得经济增速最快、就业率最高、通胀率最低的经济奇迹。自1991年4月开始,美国经济 增长幅度达到了4%,失业率从6%降到了4%,通胀率也不断下降。1999年,美国的CPI只有1.9%,增幅为34年来的最小值。

信息技术的迅速发展显然是上世纪90年代美国经济繁荣的一个重要因素。这段时期,美国企业在科技行业进行了大量投资。大量初创企业如雨后春笋般纷纷涌现,股价也一飞冲天。苹果、微软等现今技术行业最具影响力的公司也起步于那段时间。媒体和商业领袖迫不及待地开始谈论全新的商业模式。这些人认为,计算机硬件和软件的进步将极大地改变未来,而信息则是新经济中最重要也是最具价值的内容。一些经济学家因此得出结论,“新经济”出现了。

新经济的支持者认为,“新经济”对经济的拉动作用有别于投资、出口,它是从生产率提升的角度,也就是从本质上拉动经济。高新技术的运用带来劳动 生产率的较大提高,替代了劳动力成本的增加。制造、分销和支持等行业的效率均在新技术的帮助下获得了提升。供应链和库存管理得到了精简,从而改善了和供应 商的沟通、工厂停工期缩减至最短。此外,信息技术还改善了自动化生产流程和新产品设计,大大削减了成本。

从数据上来看,1972~1995年间,用来衡量劳动力生产率的每小时产出增长率仅徘徊在年均1%左右,但在1995~1999年间,生产率平均增长率高达2.65%,从根本上改变了美国经济。

新经济的迅速成长,极大地推进了美国制造业、服务业和流通部门的发展。1990~1998年间,美国的GDP增长了26.7%。其间,电子和电 力装备产业产值增加了224%,机械工业增加了107%,商业服务、通信、流通和交通产业产值的增幅均在42%~68%之间。2000年,美国GDP总额 达到99657亿美元,在世界经济总量中的比重上升到31.54%。

与此同时,2000年前,美国的失业率下降至4%左右,为1965年来的最低水平。随着失业率的下降和股市创造的财富,美国人的实际可支配收入也增加了。由于个人实际消费支出在美国经济中占据近70%的比重,可支配收入的增加大大推动了美国GDP的增长。

2.0版“新经济”

进入21世纪以后,以互联网信息技术革命为标志的“新经济”升级到了2.0版本,即以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平台发展起来的网购、互联网新金融等模式,可以具体细分为共享经济、零工经济和循环经济。

尽管“共享经济”还处于婴儿期,但人们对它已经不再陌生。据普华永道2015年发布的一份报告《共享经济》,有44%的美国消费者熟悉“共享经 济”这个概念,19%的美国成年人曾经参与过共享经济交易活动。在这些曾参与过共享经济活动的人中,57%的人表示对共享经济中的企业感到好奇和着迷,但 依然存在疑虑;72%的人表示自己会在未来两年内成为共享经济的消费者。

共享经济的概念十分简单:任何未被使用的东西都可以租出去,比如汽车、房屋、工具等。供应商和消费者之间通过一个在线平台便可建立起直接联系。 过去几年中,传统商业部门在共享经济企业的推动下发生了转变,这种转变以酒店和运输行业最为显著。比如,短租平台Airbnb就是在那些想要寻找一个留宿 地点的人和那些愿意出租自己居所的人之间架起了一座桥梁。

Uber也是基于同样的理念,通过在线平台为个人提供出租车服务。相关数据显示,美国的汽车利用率大概只有5%。2013年,Airbnb首席 执行官布莱恩·切斯基(Brian Chesky)在《纽约时报》发表的专栏文章中做了一个很好的比喻:“美国总共有8000万部机械钻,平均每部的使用时间是13分钟。我们真的需要人手一 部机械钻吗?”

美国风投资本家兼作家比尔·戴维多(Bill Davidow)则言简意赅地对共享经济的好处进行了量化:“一辆本田思域(汽车),如果每年行驶7500英里的话,那么年成本在6500美元左右,相当 于每英里85美分。如果通过网上租车公司Zipcar,每年则能使用500小时,那么相同的行驶里程成本仅为4250美元,节省了2250美元——这笔钱 相当于一个中产阶级家庭年收入的4%。”共享经济的优势显而易见。

共享经济是一种“三赢”。就消费者而言,搜索及交易成本更低了:通过手机应用便可一键呼叫本地司机,或者实现家具送货上门,甚至完成医生预约, 且一般而言商品或服务的成本较传统选择更为低廉。从供应商的角度来看,共享经济意味着更多的灵活性:在供应商希望的任何时间、任何地点提供产品或服务。从 宏观经济层面来说,共享经济意味着对资源的更高效利用,属于一种更可持续地消耗产品的方式。

那么,共享经济对传统经济的颠覆有多大?以Airbnb为例:创办于2008年的Airbnb目前在全球3.4万座城市开展业务,平均每晚接待42.5万名宾客,也就是相当于每年1.55亿人次,几乎比希尔顿酒店集团多了22%(希尔顿酒店集团在2014年接待的宾客人次为1.27亿)。据报道,Airbnb目前已启动新一轮融资,寻求募集5亿~10亿美元资金,融资完成后其估值将达到300亿美元。

再来看看Uber:尽管成立仅7年时间,但这家公司现在已经在全球450个城市中开展业务。截至2016年7月,Uber的使用量累计超过20 亿次,高峰时期每秒会有147个用户使用。今年6月,Uber获得沙特阿拉伯主权财富基金35亿美元投资,其估值也由此高达625亿美元,成为全球最大的 私有科技公司。

当然,共享经济远不止住宿和租车这两个领域。在其他商品和服务领域,共享经济也正在生根发芽。据普华永道预测,在旅游、汽车、金融、员工派遣和音乐及视频流这五大主要共享经济领域,全球收入将从2015年的150亿美元左右增长到2025年的3350亿美元。

在强大经济效益的推动下,全球范围内对共享经济模式的初创企业的投资每年都在增长。据德勤在2015年的预计,全球范围内对共享经济初创企业的 投资额从2010年的3亿美元迅速增长到了2014年的60亿美元。而2015年,已经有120亿美元投资到了此类初创企业中,是脸谱网(Facebook)和推特(Twitter)等社交网络型初创企业投资额的两倍多。谷歌、通用电气、花旗等知名企业都在共享经济中看到了商业机会,并投资于初创企业。

至于零工经济,则是传统自由职业经济的互联网版本,人们可以在一段时间内为特定任务提供或出租自己的技能和才能。而循环经济的目的是以“从资源 到资源”的循环节奏来取代企业传统的“从资源到废物”的运作方式,旨在通过修补、重新利用和重新生产等方式,从根源上“阻止”废弃物的产生。

GDP不再是衡量的好方法

尽管过去几年已对新经济的成就有目共睹,但要衡量新经济的规模及其对GDP、就业和收入的影响依然很难。一个原因是,传统的生产统计以法人单位和个体经营户为主要调查对象,但共享经济的参与者大多是居民个人,因此传统的统计调查方法很难完整采集到相应的生产数据。

不过最主要的原因是,经济是不断发展变化的,如今的GDP统计方式已经跟不上经济发展的脚步。今天,许多经济学家、决策者和政客都还在使用20 世纪的方法来分析21世纪的经济。风投资本家戴维多认为,事实上,两者在现今是并存的:“实体经济是贫瘠的、倾向于通胀的,它处于挣扎之中。在许多发达国 家,实体经济正在收缩……我们用美元来衡量大部分经济活动。如果花出去或赚进来更多的美元,那我们就会得出经济正在增长的结论。”

“而虚拟经济是强劲的,倾向于通缩的,且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发展、遍地开花。虚拟经济中,我们所获得的许多服务都是免费的。”戴维多表示,“如果我们为这些服务付钱的话,它们就会作为GDP的一部分被计算进去,将成为经济增长的一部分。但我们并没有这么做。”

GDP的一种计算方式是,将一个国家每年所花掉的资金全部相加,可偏偏我们如今都要使用的各种互联网服务都是免费的:谷歌和百度的搜索功能、电子邮件、云盘、TripAdvisor或Yelp上的酒店和餐厅评价、微信和WhatsApp的免费文字短信等。因为没有花钱就享受到了这些服务,所以它们并没有被计入GDP中。

事实上,这些在互联网上所获得所有“免费”服务都不免费——不是以可以计算的金钱的形式,而是我们的隐私和注意力。尽管有关这些服务的价值并没有精确的数字,但广告商在数字广告上所花费的资金——2014年估计为1140亿美元——可以一窥这些服务的价值几何。

英国财政部前顾问、经济学家黛安·科伊尔(Diane Coyle)也表示,被广泛使用的GDP已经不再是衡量经济表现的好方法:“这是一种为20世纪大规模实体生产经济所设计的方法,不适合快速创新的、无形的、数字化的现代经济。”

[ 责任编辑:黄吉灵 ]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之观点,与中国电商网无关;中国电商网转载此文只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中国电商网证实;中国电商网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中国电商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中国电商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中国电商网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来电来函告知,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中国电商网客服热线:0755-33593828转2或客服邮箱:service#cndsw.com.cn(请将#换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