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网首页

新闻 业界 国内 行业 移动 跨境 服务 聚合

立即注册会员登录

快讯

旗下栏目: 创投 政策 研究 观察 观点

“炒信”将上黑名单 新规能否斩断电商“刷单”利益链?

发布时间:2016-10-28 14:47:24   来源:新华社   作者:吴文诩   阅读:
摘要:25日,阿里巴巴、京东等8家电商企业共同签订了“反炒信”协议,在国家发改委等部门指导下,“炒信”行为将被纳入“黑名单”严惩。

中国电商网(www.cndsw.com.cm)10月28日消息,据新华社报道,25日,阿里巴巴、京东等8家电商企业共同签订了“反炒信”协议,在国家发改委等部门指导下,“炒信”行为将被纳入“黑名单”严惩。网友表示:“电商平台是该好好规范了,还真正诚信商家一个好的环境。”也有网友表示担忧:“新规难以杜绝电商平台的‘刷单’,反而会增加商家成本”。

“双十一”将至,新规之下,“刷单”客身影何在?商家是否还会继续“刷单”?“刷单”利益链条能否被斩断?记者进行了采访调查。

“刷单”报酬可观 “产业链”利益巨大

记者在一热门搜索网站上输入“电商刷单”,各种名字的app刷单软件、刷单网站便跃然而出,既有给刷单客的,也有提供给商家的。业内人士表示,花样百出的广告背后,隐藏着巨大的利益“链条”;而“刷单”足不出户、简单易学且报酬可观,也吸引了大批“刷单”客。

21岁王孟(化名)是北京某高校一名大四学生,曾是一名“刷单”客。

“我是偶然在某APP上看到招‘刷单员’的信息,为了赚些零花钱,就打了电话过去询问;接电话的‘小娜’(网名)说,只要交99元入职费就能开始刷单,通过支付宝我把钱转了过去”,王孟告诉记者,为通过审核,还需要填写一份《新会员审核登记表》,外加一张手持身份证的照片。

王孟介绍,“小娜”把他拉到了某语音平台的“刷单”频道。频道上有各种各样的网店刷单信息,“刷单”成员有千余人,按照不同的分工,设有十几个子频道,分工明确,责任到人。有经验的“刷单员”交498元后,可以被培养当“主持人”。“主持人”为频道拉到10个“刷单员”的话,可以退回交的钱。

“我第一次从‘刷单’频道接的‘活儿’,是一个报酬4元的单子;‘刷单’的每一步都需要截图发给‘主持人’,‘主持人’确认后才能进行下一步工作”,王孟说,“我按照流程先去专业的查号网站,确认自己账号是安全的;然后登录购物网站搜索商品,浏览商品一分钟,收藏商品,与卖家假聊,提交订单;‘主持人’远程操控支付,最后给十五字好评和五星评分,这样就成功的完成一次刷单了。佣金一般在第二天支付给我们。”

记者在王孟提供的专业查号网站的广告上见到,至今仍有出售购物网站账号的链接。王孟说,如果拥有多个账号一起“刷单”,赚钱真的相当可观。

小商家生存压力大 “刷单”成行业“潜规则”

记者采访发现,由于平台排名、销量数据和好评度直接影响商家的销售业绩,一些小商家热衷于“刷单”来提升竞争能力,大的品牌店则参与较少。

28岁的小林在广东做吸顶灯生意,150多个品种的吸顶灯在线上线下同步销售,每年有近200万左右的“实际”营业额。然而,由于运营成本太高,最近刚转让了运营了3年的网店。小林介绍,每年需向电商平台缴纳3.6万的技术加盟费用,营业额达到18万元加盟费返还一半,30万元以上全额返还,“平台每年的技术支持费用基本都返还了,但‘刷单’带来的高额运营成本迫使我不得不放弃。”

小林说:“每天‘刷单’大约就100单吧,营业额3万元左右,电商平台固定收取总营业额的5%,加上‘刷单’的快递、‘刷单’客和线下人力维护成本,平均每单大约18至20元,每天仅‘刷单’成本2000元左右。”

小林还介绍,“刷单”买家等级不同,基础价钱也不一样,两三颗星的买家5元一单,四五颗星的买家7元一单,一颗“钻石”的9元左右……以此类推,“现在价钱可能又水涨船高了。”

为何不用电商平台官方的广告投放呢?小林表示,因为电商平台的投放广告收费高,对入驻的小商家来说性价比不高,“我认识一家同行,每天花费近万元在平台投放广告,效果还是和“刷单”差不多。我自己也试过在平台投放广告,效果不怎么理想。”

业内人士表示,“刷单”已成电商行业“潜规则”,甚至某些大公司也经不起市场冲击,选择刷单“自保”。今年上半年,一家新三板上市公司主动承认“刷单”,并公布相关数据及虚假收入明细:“刷单”26.34万笔,费用支出175.47万元,产生的虚假收入累计超过3000万元。其负责人对外表示,“刷单”是出于市场防御目的,为了维持公司的高位排名。

惩处“刷单”不能单打独斗

国家发改委有关负责人表示,“炒信”就是利用网络虚拟交易炒作信用,目前已呈现职业化、专业化等特点,是电子商务领域的一大毒瘤。加强对“炒信”行为的监管,有利于促进电商健康发展和社会信用体系建设。

四川大学法学院教授陈军说,“刷单”属于多方违法行为,涉事商家、“刷单”客及物流公司,均违反了电商平台的相关规定,对正常的消费者进行了信息欺诈,侵犯了正常商家公平参与竞争的权利,严重危害了电商经济的健康发展。

“打击一批,又新生一批。”王孟说:“现在的“刷单”从QQ群等,逐渐向刷单高级软件转变,方式越来越隐蔽、收费也越来越高,而所有成本最终都转嫁到商家和消费者身上”。

有业内人士认为,如果各大电商平台不改变现在的竞价排名规则,“刷单”现象难以改变。点击量、成交量、成交关联金额和广告费用等,都影响电商排名,而“刷单”恰恰能提升这些关键信息。

“反‘炒信’不能是电商单打独斗,需政府、企业联合发力;这一机制通过制度、技术措施保护商户的商业机密和个人隐私,鼓励广大市场主体对“炒信”行为进行举报。”国家发改委有关负责人说。

“合同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互联网交易管理办法等,都是惩处‘刷单’行为的法律依据,相关执法部门和电商平台应加强合作,加大对违法行为的惩处,维护正常的市场秩序和消费者权益。”陈军说。

[ 责任编辑:黄吉灵 ]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之观点,与中国电商网无关;中国电商网转载此文只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中国电商网证实;中国电商网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中国电商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中国电商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中国电商网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来电来函告知,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中国电商网客服热线:0755-33593828转2或客服邮箱:service#cndsw.com.cn(请将#换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