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网首页

新闻 业界 国内 行业 移动 跨境 服务 聚合

立即注册会员登录

零售

旗下栏目: 农村 生鲜 食品 医药 母婴

全城门店突发停摆 揭秘平顶山九头崖四大败因

发布时间:2016-07-21 10:25:38   来源:大河报   作者:杨霄   阅读:
摘要:7月18日,错愕与惶恐在平顶山消费市场突降。当日,平顶山最大零售商九头崖全城23家超市门店突然停摆,引起当地乃至河南省零售业强震。昔日的河南本土零售枭雄、豫西南市场一方诸侯,缘何招致今日之败?本报记者深入调查,揭示四大败因。

中国电商网(www.cndsw.com.cn)7月21日消息,据大河报报道,7月18日,错愕与惶恐在平顶山消费市场突降。当日,平顶山最大零售商九头崖全城23家超市门店突然停摆,引起当地乃至河南省零售业强震。昔日的河南本土零售枭雄、豫西南市场一方诸侯,缘何招致今日之败?本报记者深入调查,揭示四大败因。

 

败因一|深陷经营“死循环”,资金链遇困

资金链断裂,是九头崖此次停摆的显性原因。7月18日,九头崖在停运公告中称,“经营资金紧张,不能继续运行。”

这场明示的资金困局,究竟涉及多大的资金规模?

对此九头崖官方并未回复。多个信源向大河报记者反馈,包括供应商欠款,储值型购物卡余额、员工欠薪及内部集资款在内,其欠款总额不在少数。

事实上,这场“停摆”背后的资金链危局,似有脉络。今年5月末,九头崖曾一度宣布停用储值型购物卡。此后在6月末启动了旧购物卡换新。但消费者却发现,在九头崖超市,包括米面粮油在内存在大面积缺货。

依照常理,现金充沛是零售企业的先天优势,更何况,通过零供合约账期,商企通常可撬动大批销售资金沉淀。但近年来令人困惑的是,九头崖的资金链却始终处于紧绷状态,并在平顶山供应商群体中形成了“赖账”的坏口碑。

“去年九头崖关闭宝丰店后,留下大量货款以各种托词不予支付。”某知名品牌饮料供应商称,这是一个显性导火索,直接催化供应商群体开始不予供货。

一旦超市缺货形成规模,必影响消费者情绪,更为各种坊间流言提供了滋生传播土壤,直接催化了持九头崖购物卡的消费者神经紧张。最近两年,九头崖其实已多次发生持卡消费者非理性消费。

“80%的购物支付都源于购物卡,没有现金流入,店真的没法开门了。”这是停运当天,由九头崖内部传出的声音。从而,也印证了其资金链危机源于深陷经营“死循环”:欠款——缺货——非理性消费——加大欠款——扩大缺货。

不过,对于这场资金链困局,有供应商与九头崖内部人士提出质疑,“2011年~2014年,九头崖超市始终处于盈利状态,并在2014年度净利润达4000多万元。如此多的钱都去哪儿了?2015年又究竟发生了什么?”

败因二 |错失两轮升级契机,荒废零售主业功底

“折戟资金链断裂”,是九头崖超市发生衰败展示给人们的显性特征。但在供应商看来,九头崖的经营傲慢、运营能力与市场脱轨,传导消费市场持续投注反对票,才是核心积弊。

在多位业内人士看来,九头崖超市经营能力与消费市场需求脱轨,清晰显现为它曾两度与行业大势失之交臂。

第一次的直观表现,是九头崖曾于2006年在郑州市场出现的“大撤退”。

2000年,九头崖在平顶山市场完成商业模式与经营规模初定,挺进省会郑州,先后以九头崖超市、左右间便利店拓展门店上百家,一度曾代表了本土超市业的最高水准。但2005年,国内零售市场风云突变,受中国加入WTO全面放开零售市场,大卖场业态风行,以小型超市业态为主线的九头崖遭遇失利。此后,其便将郑州门店套现,“鸣金收兵”退守平顶山。

“既未完成大卖场业态更新,又没能破解小型店铺真实的连锁化生存之术,这让九头崖当年的撤退成为了单选项。”省内某知名商企高管做了如是评价。

第二次的直观表现,2011年后,平顶山市场一家独大格局被打破,网购消费澎湃,传统零售市场承压,九头崖并没有拿出升级的有效策略。

此后10年,退守平顶山的九头崖超市,与省内其他省辖市零售商一道成为了一方诸侯。但事实上,省内同业者并不认同其在零售运营能力上有更多建树,或仅是依 托其既有规模优势横向门店扩张而已。但从2005年开始,丹尼斯率先进驻平顶山,并逐渐加强在平顶山的网点覆盖。2012年,当地另一家零售企业德信泉逐 渐崛起,与九头崖展开正面竞争。

“许昌胖东来、洛阳大张,是九头崖面前最直观的镜子。当前,很多传统商企努力实现商品直采、定制包销、卖场体验化升级、切入细分市场,乃至O2O全渠道延伸。九头崖也许也在做,但似乎并没有实际效果。”河南丰汇商业地产顾问有限公司董事长顾春强认为,供应链、资金链,就是零售企业的大后台。如这两项不强,门店再多也只是“纸老虎”。

事实上,九头崖错失两轮零售业升级,有着太多的近似之处,这更被供应商群体质疑其在主业上“自废武功”。

而如是说,错过了第一次升级,市场还留给了九头崖将门店变现的机会。那么,这一次似乎就没那么幸运了。等待它的最终解决,又将是什么呢?

败因三 |操盘者频繁更迭,企业内控失当

“任长旺不是九头崖超市的大股东,任启龙(任长旺兄长之子)才是。”7月18日,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据透露,2015年8月,任长旺即将九头崖超市实 际经营权交给了任启龙,并随后完成了股权变更。任启龙曾为河南左右间商业管理有限公司负责人,扮演着九头崖撤出郑州市场的接盘与“善后工作”。

本报记者查询工商信息显示,去年10月23日,河南九头崖集团平顶山商业连锁有限公司(九头崖超市)注册资本金由1010万元提升至2115万元,核心股东由任长旺、曾红燕切换为任启龙、谢晓霞,法人代表由谢晓霞变更为任启龙。今年3月,九头崖超市关联的河南莱弗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法人代表由任长旺变更为任启龙。

来自多名供应商的信源显示,在任启龙主政九头崖超市前的2015年3月,任立三(又名任胜旺,任长旺弟)曾短暂主持过该公司的运营。

对于操盘人在家族内部频繁更迭的原因,外界有多种版本传言。但就这种更迭的结局来看,并未对九头崖超市起到正向效应。

从员工欠薪,到公司内部核心经营团队出现动荡,进而近两个月出现离职潮,再及如今九头崖资金链突陷危机,九头崖超市步步滑落。

截至目前,九头崖系各产业由任氏家族分别管理,啤酒、食品板块仍由任长旺实际控制,零售由任启龙经营,而水业公司则由任立三掌舵。但昔日庞杂的多元化产业格局中,似乎并无太多交集。有九头崖超市内部人士称,九头崖水业公司向其供货,亦需超市公司以现金结算。

败因四 |多元化遗患,战略失策致由盛及衰

九头崖今日败局,若从源头追踪,可归结于其多元化战略。这也成为这家一度辉煌的企业盛衰转折、逐渐淡出人们视野的根本原因。

1999年,九头崖兼并平顶山市康乐食品厂,开始生产“九头崖”月饼,踏上多元化发展的第一步。随后的几年,九头崖超市扩张迅速,收购啤酒公司,开足纯水 生产线,扩大月饼基地……迅速进入肉类加工、速冻食品、瓶装水、啤酒、月饼、西饼烘焙等行业。而在九头崖系产业框架下,零售板块长期扮演了“现金奶牛”的 角色。

在有限的精力和资金分配面前,迅猛的扩张终于在2004年遭遇寒流。任长旺不得不断臂求生,砍掉速冻、肉类加工项目,收缩商超扩张规模,原来的十多个产业陆续被砍得只剩下4个:月饼、纯水、啤酒和商超。

“我曾认为,‘做一件事得100分,不如做两件事都得70分’。结果,我错了。”这是2007年,任长旺对多元化歧途的首次反思。彼时,在三年整合结束后,他希望收缩剩下的四个板块能为企业带来新的崛起。

但四个板块的发展,并未达到预期效果。啤酒在市场上濒临消失,水业板块虽有盈利却也鲜见于省内主流消费渠道,九头崖月饼也在逐渐萎缩,最终,连零售主业也深受拖累。

“如果能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会选择不挡别人的道儿,只做好自己的本分。”2011年6月,任长旺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坦承,脱离公司运营机制、团队、资金等现实,偏执于横向扩张。

事实上,对于九头崖的多元化战略,业界一度给予反思。“在零售渠道规模不足的状态下,九头崖为何会贸然做出高密度、大规模、跨行业投资举动。并且,犯下零 售渠道品牌与制造品牌冲突的大忌。”对于九头崖当年的多元化扩张,省内一家知名食企曾经专门拿到管理层会议专项研究,最终得出结论是,“不专业,也要去 做;能力不足,也要去争”的冲动,反映出九头崖的战略决策,来自老板一个人,而不是一个团队。因而其执行计划,先天性缺失战略价值、发展规划、可行性论 证。在多元化企图表象背后,是九头崖企业领导人一贯的机会主义思想。

不过,眼下而言,九头崖能否找到接盘侠最为重要。但某外资零售商河南区发展总监对此并不乐观,他认为,国内传统零售业整体发展式微,闭店声四起,恐很难再有同业者接盘九头崖庞杂而棘手的网络。

[ 责任编辑:黄吉灵 ]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之观点,与中国电商网无关;中国电商网转载此文只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中国电商网证实;中国电商网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中国电商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中国电商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中国电商网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来电来函告知,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中国电商网客服热线:0755-33593828转2或客服邮箱:service#cndsw.com.cn(请将#换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