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O2O • 正文

共享单车角逐背后:一场滴滴、阿里、美团之间的无限战争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柳牧宗

共享单车的资本游戏还在继续。

中国电商网(www.cndsw.com.cn)4月25日消息,据钛媒体报道,4月21日,据The Information消息,滴滴出行的共享单车部门完成由软银和联想控股旗下君联资本投资的1.5亿美元B轮融资。值得注意的是,就在4月17日,青桔单车完成一笔10亿美元的A轮融资,投资机构为君联资本及另一家国外大基金。

据了解,这不仅是青桔成立以来首次引入外部资本,还打破了此前ofo在2018年3月完成由阿里巴巴领投的8.66亿美元融资记录,成为迄今为止共享单车历史上最大一笔融资。

不过,资本市场并不止青睐青桔一家。钛媒体注意到,4月初哈啰出行CEO杨磊发布内部信,称公司已在去年底完成新一轮融资,但具体金额未作透露。

同时,哈啰出行方面宣布,其与宁德时代、蚂蚁金服合资成立的福建宁德智享无限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宁德智享”),获上市公司中恒电气(002364.SZ)2亿元投资。

另一家行业巨头美团单车虽然没有融资动作,但王兴在2019年11月财报电话会议上曾表示,共享单车将是2020年核心的投资领域之一,公司内部的支持也会继续加大,包括增加营销和品牌推广。

在ofo彻底变身导购平台之后,共享单车领域青桔、美团单车和哈啰三足鼎立,如今各方蠢蠢欲动,在造血能力、生态布局上掀起新一轮较量。

青桔、美团单车、哈啰步履不停

作为线下重要流量入口,青桔、美团单车、哈啰在2020年都有不小的动作。

4月16日,滴滴出行CEO程维在公司战略会上公布未来3年的“0188”战略目标,即安全是滴滴发展的基石,没有安全一切归0;3年内实现全球每天服务1亿单;国内全出行渗透率8%;全球服务用户MAU超8亿。

此次会议上,两轮业务(青桔单车和电单车)被重点提及,以持续完善滴滴出行一站式出行平台。

战略公布一天之后,青桔单车就被爆出完成10亿美元的首轮融资。对此,有业内人士表示,受疫情影响,今年滴滴网约车市场将遭受一定冲击,此时两轮出行业务无疑成为弥补订单损失、谋求用户增长的重要砝码。

事实上,回顾青桔单车发展,不难看出单车业务一直都承载着滴滴的“大出行梦”,但同时也走得步履蹒跚。

2018年初,滴滴为了获取北京、广州、深圳等地的牌照资源,收购了彼时的行业“老三”小蓝单车,并推出自有品牌“青桔单车”和“街兔电单车”,以重点布局三四线城市的方式进入单车赛道。

同时,青桔也一直希望推进一二线城市业务发展。2018年3月,青桔单车试图进入深圳市场,被市交委婉拒,后又在未报备的情况下将车辆投放到北京地区,遭到市交通部约谈。

直到2019年5月,通过置换废旧小蓝单车,青桔单车才首次进入北京地区。按照北京交通委员会的要求,滴滴将北京市总量为25万辆的小蓝单车按照2:1的比例进行置换,首批将回收市面运营的15万辆小蓝单车,投放7.5万辆全新青桔单车。

2019年6月,滴滴将出行单车事业部、电单车事业部整合升级为两轮车事业部,公司资源也向单车业务倾斜,增加单车投放量成为2019年的主要目标,不过期间被爆出存在不少违规投放行为。

根据滴滴日前发布的《2020滴滴平台绿色出行白皮书》,2019年青桔单车和青桔电单车共服务100多个城市,另据《晚点LatePost》报道,去年年底青桔单车峰值的时候实现超过1000万单。

虽然数据较为亮眼,但按照全国600余座城市规模来看,其单车渗透率还有很大提升空间,这恐怕也是手握10亿美金弹药的青桔在2020年的发力重点之一。

另一个行业玩家美团单车,也在2020年下了重注。

自从2018年以27亿美金将摩拜单车收入囊中,共享单车在美团的财报里就一直是“拖后腿”的角色,直到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中,单车所属的新业务才得到改善。

彼时,王兴在财报电话会议上明确表示,共享单车将是2020年核心的投资领域之一,公司内部的支持也会继续加大,包括增加营销和品牌推广。美团联合创始人王慧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2020年美团单车的重点是加大投车,“不论多少个城市,全部加大投入”。

值得注意的是,在不久之前美团点评公布的年报里,美团表示将逐步用自己的美团单车来取代之前收购的摩拜单车,并预计该项业务将为美团整体带来更多新用户。

摩拜单车“美团化”自然有着一番考量,根据此前美团赴港IPO披露的数据,美团单车(原摩拜单车)拥有2亿多注册用户,4000多万活跃用户,这些用户将从摩拜单车流入美团服务生态之中,不仅能够提振美团各大业务营收,也有望提升其在出行市场的综合实力。

2020年以来,美团单车并没有太多动作,不过或许是受到青桔单车融资带来的压力,4月22日,美团单车借着世界地球日的营销节点,邀请全国人民免费骑自行车,并联合美团平台的餐饮和快消商家,制定了一系列的促销活动。

相比上述两大玩家,哈啰出行今年的动作也不少。

4月8日,哈啰旗下的两轮换电服务“哈啰换电”获得中恒电气2亿元投资。

据钛媒体获悉,2019年6月,哈啰出行、宁德时代、蚂蚁金服出资10亿人民币成立合资公司,推出换电服务,该服务不仅针对哈啰旗下的电单车,而是所有符合新国标以及电池标准化的两轮电动车。

“哈啰换电新融资主要用于两轮智能产品的技术研发投入,从而进一步解决两轮出行过程中能源短缺、管理疑难等诸多痛点,持续扎实深耕智能换电领域。”哈啰出行公关部总监王帆向钛媒体表示。

仅仅5天之后,哈啰出行App全新改版,上线“吃喝玩乐”消费入口,以及地图、酒店、金融等业务,俨然一款本地生活服务类App。

哈啰出行App页面

王帆向钛媒体表示:“App改版背后是哈啰出行基于目前的共享单车、助力车等高频刚需业务及3亿用户的基础,向综合性生活服务平台的正式探索。出行和生活服务高度关联,哈啰将发展成为一个以出行为基础的综合生活服务平台。”

虽然共享单车三强格局已定,但盈利难题也制约着玩家们的发展,涨价成了三家不约而同的选择。2019年末三家完成调价,单车市场进入半小时1.5元的时代。

调价带来的效果立竿见影,哈啰在2019年11月,首次宣布在100余个城市实现盈利。王帆也向钛媒体表示,随着业务规模的持续发展及效率的持续提升,预计哈啰在2020年可以实现整体的盈亏平衡。

值得注意的是,青桔单车与美团单车涨价之后,尚未实现盈利,但美团2019财报显示,包括单车业务在内的“新业务与其他业务”收入增长81.5%至人民币204亿元,净收入则从2018年的负43亿元增至2019年的正23亿元。可以看出,单车业务向好趋势明显,这也是美团今年重注这一赛道的原因之一。

虽说青桔方面并未透露具体数据,但手握10亿美金弹药,再随着今年密集投放单车,规模效应之下,实现盈利或许也不算太难。

在共享单车业务之外,共享电单车业务正风生水起。

首先是政策层面,2019年4月《电动自行车安全技术规范》开始实施,高门槛准入制淘汰掉大量不合规的玩家,手握资源、资金、技术的巨头迎来利好。

其次,商业回报不低。以现有共享电单车的运营模式,共享电单车需要定点停放,其运营成本相比共享单车低很多,按照客单价3元左右,每辆电单车每天骑行4次左右,扣除电瓶的调度成本5元(每天)及充电成本,其盈利情况也是较为可观的。

事实上,青桔、美团单车、哈罗单车早已在这一赛道进行布局。

2017年7月,摩拜发布摩拜助力车,纳入美团业务体系之中后,其研发的最新款美团助力车先后在长沙、泉州、汕头等地完成投放;

2017年9月,哈啰出行推出哈啰助力车。2019年7月,哈啰出行将内部负责电动车租售平台业务的电动车平台事业部独立为一级部门,业务等级上与哈罗单车平行。有数据显示,截至今年2月底,哈啰助力车已进入320座城市,占据七成以上市场份额;

2018年1月,滴滴开始运营“街兔电单车”,2019年电单车事业部与滴滴出行单车事业部整合升级为两轮车事业部,战略意义更进一步。

可以想见,随着对盈利的日益渴望,2020年三家也将加大在电单车领域的投入。

在百联咨询、鸿门投资创始人庄帅看来,目前共享单车行业仍旧存在痛点,比如维护成本较高、收入模式受区域、季节性因素影响较大。他认为,此次共享单车之所以回到大家视野,也是受疫情影响,大家开始关注公共交通的原因。疫情结束后,是否会保留骑行习惯,还很难说。

一场滴滴、阿里、美团之间的无限战争

2020年,共享单车市场硝烟再起,但这一次跟几年前ofo与摩拜单车之间资本角逐战的格局已截然不同。

此前,ofo、摩拜背后的资本利益交织,互相撕扯导致了僵局,矛盾激发之下,疯狂价格战、话语权争夺等戏码不断,给行业有序发展带来负面影响。

随着ofo日渐式微,阿里加持哈罗逆袭为王,滴滴收购小蓝又自建品牌,美团大手笔吞下摩拜,共享单车的终局,逐渐演变为三巨头生态布局的争夺战。

此次青桔单车获得巨额融资,就能看出端倪。庄帅向钛媒体表示:“共享单车第一轮竞争已经结束,现有的融资都是建立在各巨头的补充业务基础之上,目前这个行业的收费、管理都已规范化,运营成本、利润率、用户增长都很容易算出来,商业模型也更容易理解,也有数据作为支撑。”

对于滴滴来说,在出行这个大体系中,青桔单车、青桔电单车补足了最后3公里内的缺口,完善了滴滴出行的闭环。而且,从日前滴滴披露的三年战略目标来看,单车及电单业务的战略意义,丝毫不亚于网约车业务。

依托两轮业务,近期滴滴也在不断加码本地生活服务,包括在全国21个城市上线跑腿业务,以及成立货运公司等。“滴滴做跑腿业务,跟美团闪购差不多,另外像到家业务,短途配送,这些都可以跟共享单车连接起来,会有比较大的商业想象力。”庄帅表示。

而摩拜单车最大的意义,在于补足美团的出行场景。

“吃喝玩乐行”一向具备强连接关系,前四者美团均已打通业务,唯独出行方面一直是个短板,而摩拜单车(美团单车)、摩拜助力车(美团助力车)恰好完美解决了美团用户一公里内的出行需求,网约车则将出行距离延展到三公里以上。这里不再赘述其双轮业务,只谈一谈美团的打车业务。

据了解,2017年美团就开始尝试网约车业务,不过受困于网约车牌照申请难,“一顿操作猛如虎”之后,美团打车业务不见起色。2019年,美团打车通过接入主流出行服务商,“曲线救国”式继续发展出行业务(上海、南京地区仍然使用美团快车服务)。

截至2019年底,已在全国54座城市上线聚合打车服务,以北京地区为例,可以选择首汽约车、曹操出行等多家出行服务商。

美团App打车服务页面(北京地区)

不过,相比美团单车明确加大车辆投放力度,美团打车2020年的前景不甚明朗。

今年以来,美团打车屡陷舆论危机。1月,美团打车上线“出租车感谢费”服务,被上海消保委约谈,很快便下架该服务;3月,合肥市运管处又约谈包括美团打车在内的多家网约车平台公司,要求依法合规开展经营。

可以看出,从自己做网约车再到采用“聚合模式”曲线发展业务,再加上政策方面的如履薄冰,美团打车未来之路恐怕会走得较为艰难。

站在哈啰背后的阿里同美团一样,也有着一个出行梦,其不单投资了滴滴,且不遗余力地扶持哈罗单车发展,后者通过不断扩张业务线,目前已构建起包括单车、助力车、打车、车服、换电在内的出行生态。

相关文章Related

返回栏目>>

电脑版   |   手机版

© CopyRight 2015-2020, CNDSW.COM.CN, Inc.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