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网首页

新闻 业界 国内 行业 移动 跨境 服务 聚合

立即注册会员登录

人物

旗下栏目: 数据 案例 企业 报告 商业

程维:互联网时代上半场已结束,下半场还剩20年

发布时间:2016-06-01 22:55:20   来源:新浪网   作者:新浪科技   阅读:
摘要:近日,滴滴出行创始人、CEO程维应邀到国家行政学院,面对400多位来自全国各地的中青年干部,作题为“分享经济发展中国”的报告。国家行政学院是国家培训高、中级国家公务员的新型学府和培养高层次行政管理及政策研究人才的重要基地。继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之后

中国电商网(www.cndsw.com.cn)6月1日消息,据新浪科技报道,近日,滴滴出行创始人、CEO程维应邀到国家行政学院,面对400多位来自全国各地的中青年干部,作题为“分享经济发展中国”的报告。国家行政学院是国家培训高、中级国家公务员的新型学府和培养高层次行政管理及政策研究人才的重要基地。继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之后,程维是第二位登上国家行政学院大讲堂的互联网企业家。

在报告中,程维第一次从打车软件技术、交通大数据应用、人才计划、战略部署等多个角度对滴滴迅速崛起的关键、滴滴未来发展的核心战略和方向以及全球互联网发展态势做详尽阐述。以下为程维演讲报告全文。

程维在国家行政学院演讲实录:

今天特别的激动,我是一个年轻的创业者,3年多前创业创办了滴滴打车,现在改名叫滴滴出行。参加过很多的论坛活动,去过达沃斯,去过博鳌,昨天 (5月25日)刚从贵阳的大数据峰会回来,但从来没有一个会议像今天这样,我一路上紧张又忐忑,因为下面坐的都是我们的父母官。而且我看到好像今天女士很多,都坐在前排,这也反映了中国的进步。

柳青来到的滴滴的时候,她讲滴滴是有大男子主义的公司,出门都是HR和女同事帮男同事安排行程,两年以后她跟我讲滴滴进步了,因为我们出去的时候男士主动帮女士安排,她说这是中国企业的进步。

除了紧张和忐忑,我内心也是特别开心和兴奋的,我觉得滴滴这样一个年轻的、前沿的、创新的互联网企业,我这样一个只有33岁的年轻创业者,能够有机会站到这里,在国家行政学院跟大家分享最前沿的互联网产业发展的新情况,这本身就是我们国家的进步。

我相信欧洲、印度可能不会有很多互联网创业者,有机会去跟当地的主管部门沟通、交流,去推动新的经济和产业的发展,所以我内心非常的珍惜。

昨天晚上我大概十点多钟才回到北京,我去参加贵阳大数据产业峰会,这是我第一次去贵阳,我不知道在座的有没有贵州的官员,两天的时间给了我非常多的震撼。在我的印象之中,贵州贵阳是西南部一个不发达的地区,我能想到的可能只有酸汤鱼。

但没有想到,贵阳举办了全球领先的大数据产业的峰会,不仅仅是像我们这些中国的互联网企业,像BAT、京东、滴滴都去了,全世界范围内一些顶尖的企业也都到了贵阳。

贵阳市市委书记陈刚书记说,“任何时代只要有变革就有机遇,关键是看能不能发现这样前瞻性的产业和技术变革趋势,有这个洞察力,也有这样的魄力 去提前布局。”昨天,李克强总理也在贵阳发表了主旨演讲,我的感触很深。贵阳两三年前什么都没有,但是他们“无中生有”,反倒在最前沿的互联网和大数据产 业发展上占据了制高点,开始推动整个国家大数据产业的发展,帮助探索道路。

程维:这个时代如果不创业一定会后悔

今天回到北京来能够跟大家分享滴滴作为一家年轻的,当然也是在最前沿探索移动互联网,探索分享经济,探索大数据产业发展的企业,我们的心路历程和我们对于未来的一些看法。

滴滴是一家很年轻的企业,我们只有不到4年的时间,10天之后是我们4周岁的生日,在创办滴滴之前,我在阿里巴巴工作了8年,前6年是在B2B公司,那是一家帮助中国中小企业做外贸出口的公司,也是中国最早的互联网公司。

互联网就像一张大网一样把全世界连接在一起,马云看到了这个机会,那个时候中国做外贸的企业只有参加展会或者靠一些关系才能够有订单,他说可不 可以用互联网把这个展会搭起来,把全世界变成一个大的平台,让中国的企业一秒钟就可以跟国外的买家连在一起,办一个365天永不落幕的广交会。

我眼睁睁的看着互联网从没有人相信,到变成所有的企业如果想要做生意的一个必须的标配品,改变了外贸出口。再到2008年2010年前后,整个 外贸经济出了一些问题,全球经济危机需求减少,淘宝开始在内销上推动整个零售产业链的变革。原来商品生产出来要卖给消费者,中间要经过层层的经销商,每一 层经销商都要有库存,都要有很多的成本投进去管理,能不能有一张网把所有线下的交易搬到网上来,你不需要去到处找,在淘宝上就有所有的商品,你可以直接买 到它,提高了整个城市的效率,降低了大家的成本,所以中国也变成全球电子商务发展规模最大的国家。

我在阿里巴巴的最后2年是在支付宝,原来在网上买东西最大的问题是我和卖东西的人是不见面的,那到底我把钱先给你你再给我发货,还是你先把货寄 给我我再把钱给你,大家互相不信任,没有一个好的信任基础,没有这样一个支付的工具,谈不上后来电子商务的发展,所以到了支付宝,当时有一句话说“如果银 行不做,支付宝来做”,开发了一个这样的网上支付平台和工具。

昨天我在贵阳的机场点了一碗花溪牛肉粉,我已经不习惯带现金了,哪里都可以用支付宝或者微信支付付钱,整个中国走到了全球移动支付最前沿,支付宝现在已经在投资印度和东南亚。

我深刻的看到在一个一个的行业里面,互联网作为这个时代最先进的生产力,不断的去改造每一个垂直的行业,一切改造的目的是以提高整个行业的生产效率,提高用户的消费体验,降低整体成本为目的的。

到了2012年的时候,我抑制不住内心的冲动,我希望能够出来创业,这个时代如果不创业一定会后悔,所以我辞去了阿里巴巴支付宝副总经理的职位,回到北京开始了我的创业之路,创办了滴滴打车。

我们能够看到互联网在中国发展了15年,“衣食住行”里的“衣食住”都被互联网改变了,但是只有“出行”是最传统的。“衣食住”在中国也并不是 什么社会问题,中国的商品过剩,购物是不难的,在中国也没有人说买衣服难,吃饭越来越好,有越来越多的选择,住房条件比10年前好,我比我父母当年住的都 要好,但只有出行好像是越来越困难的。在一个城市里面打车是难的,地铁公交是难的,买车是不方便的,买到车是限行的,既使开出去了也是越来越堵的,所以出 行好像是越来越困难的,出行是最晚被互联网改变的行业。

2012年,是移动互联网发展的元年,那一年像苹果手机、三星手机这样的智能手机越来越便宜、开始普及,在那之前都还是诺基亚。智能手机意味着在身上有一个终端就可以连上互联网,他可以随时定位你在哪里,不需要在屋子里面有一个电脑才能够上网。正是因为硬件,还有4G网络的普及打车软件开始发展。

创业早期,大多数朋友都告诉程维,做打车软件不靠谱

我意识到,互联网是解决出行问题的契机。我自己也有切身的痛点,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平常是经常打车的,我在杭州工作的时候,每个周五要从杭州坐飞 机回北京,经常要提前两个小时在杭州打车,大概五六点钟的时候,如果有杭州的领导在座,应该知道杭州五六点钟出租车交班的时候打车有多困难,我好几次提前 两个小时打车打不到,等我到机场的时候飞机已经走了。我印象很深刻的是有一次我想打车回公司,天上下着雨,我一遍走路一边拦车,结果等我走到公司的时候我 还是没有打到车,身上已经淋湿了,像这样的事情非常多。

一方面我们看到乘客打车挺困难,另一方面发现司机也是效率最低很辛苦的一群人。司机的工作方式,几十年来都是扫活,扫活就是到路上转,看看能不 能找到订单,花时间空驶,要浪费一些资源,很辛苦,效率也是比较低下的。2012年的时候,我们看到了“衣食住行”里最后一个出行的行业,因为移动互联网 智能手机和4G这种网络技术的普及,开始打开了这样的窗口,所以我们创办了滴滴打车,那个时候我们简单的相信,只要你在屋子里面叫车,车到了再出门,比你 去路边碰运气体验更好,一定会有越来越多的用户会喜欢这种新的方式。

但是,早期创业的时候,我问了身边所有的朋友,我说我想做一个打车软件你觉得怎么样,大家都觉得你好好的在阿里巴巴呆着多好,打车软件不靠谱。 大家觉得中国没有诚信体系,你叫到车车也未必会来,他看到有个人要去机场他可能接别人走了,车来的路上可能你看到别的空车你也不等他。还有司机没有智能手 机,2012年的时候出租车司机确实只有10%的人能掏出一个苹果或者三星的手机,大多数是诺基亚,没有智能手机大家装不了软件。那个时候还没有在线支 付,大家并不习惯像今天你这样,滴滴叫一个车直接就可以付车费,那个时候打车用一卡通支付都是不普及的,司机只收现金,他拒绝这种互联网的方式。还有政策 风险,所以一开始是没有人相信的。

一开始滴滴在北京和深圳两个城市做。在北京创业我特别担心,因为北京未必能够那么接受新鲜事物,所以我在深圳放一个团队同时开拓,毕竟深圳是特 区。我们开始在这两个城市向出租车公司和司机推广,我印象很深刻,北京有186家出租车公司,我们跑了1个月的时间,跑了一百家公司,所有的公司都拒绝了 滴滴。我们说免费给你做一套系统,然后用户叫车,你这边司机就可以接到订单,帮助司机提高效率,但所有人都拒绝了我们。

拒绝我们的理由只有一个,就是你有没有交委的红头文件。说城市是有电话呼叫中心的,呼叫中心已经做了很多年,只有他们能调度出租车,互联网公司 是不可以的。碰到更大的问题是,在北京还好,在深圳我们刚刚上线的时候,本来觉得深圳更开放是一个火种,如果北京万一不行,我们可以退到深圳,结果刚上线 的时候深圳率先把我们叫停了,这一下子就让我感觉到好像退路都没有。

所以早期我们希望让司机和出租车公司能够接受这种新的打车软件,去帮他提高效率是非常困难的。经过了很长时间的教育和推广,慢慢开始有一些愿意接受新鲜事物的司机先用起来,他们的工作效率提高后,滴滴才有了口碑,才开始慢慢传开,乘客端也是一样。

所以我们早期就是从一点一点教育出租车司机,让他们尝试使用新鲜事物。大概到了2013年的时候,在北京、深圳、上海这样的一些城市,慢慢就开 始有了很多用户和司机愿意尝试打车软件。在2013、2014年的时候,滴滴快的爆发了补贴大战,开始有了很多的资本去教育用户使用这样的新鲜事物,很快 打车软件就开始流行了起来。到2014年底的时候,基本上中国的出租车司机80%以上都开始用上了打车软件,这个速度远远超过了之前电子商务或者团购对于 传统行业互联网化的改造速度。

[ 责任编辑:黄吉灵 ]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之观点,与中国电商网无关;中国电商网转载此文只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中国电商网证实;中国电商网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中国电商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中国电商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中国电商网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来电来函告知,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中国电商网客服热线:0755-33593828转2或客服邮箱:service#cndsw.com.cn(请将#换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