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网首页

新闻 业界 国内 行业 移动 跨境 服务 聚合

立即注册会员登录

人物

旗下栏目: 数据 案例 企业 报告 商业

专访程维:Uber是伟大的对手 滴滴将布局自动驾驶

发布时间:2016-10-08 10:58:08   来源:新浪网   作者:新浪科技   阅读:
摘要:《彭博商业周刊》本周刊登了对滴滴出行CEO程维的专访。程维介绍了自己的创业经历,并谈到了滴滴与快的的合并,以及近期对Uber中国(优步)的收购。


滴滴创始人兼CEO程维

中国电商网(www.cndsw.com.cn)10月8日消息,据新浪科技报道,《彭博商业周刊》本周刊登了对滴滴出行CEO程维的专访。程维介绍了自己的创业经历,并谈到了滴滴与快的的合并,以及近期对Uber中国(优步)的收购。

以下为文章全文:

在共享出行创业公司滴滴的北京办公室,许多员工都将程维,这位滴滴的创始人兼CEO,称作 “老大”。另一些人叫他的英文名:Will。今年夏天,他因为另一个称呼更为全球所知,那便是“屠优步者”:这位企业家成功击退了继比尔·盖茨(Bill Gates)领导的微软之后资本最雄厚、侵略性最强的Uber。今年8月,在经历了长达一年半,投入数十亿美元的战争之后,Uber同意把中国业务卖给滴滴并离开中国。

对于Uber,这是保留颜面的撤退,它获得了滴滴17.7%的经济权益以及10亿美元投资。8周后,在滴滴总部5楼,程维大度地评价了这个被击败的对手。“Uber是一个伟大的公司,”他说,“所有硅谷企业中,他们有最出色的中国市场策略。他们比谷歌等其他公司更灵活。在中国,Uber没有照搬在其他地区的做法,而是学会了展示善意。他们不像往常那些在中国的外企,反而更像创业公司,充满激情,感觉是为自己而战斗。”

Uber及其CEO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的斗志都为人熟知。但在今年8月前,国外读者并不熟悉程维,他倾向于让英文流利的公司总裁、前高盛董事总经理柳青作为滴滴的代表。在程维的领导下,滴滴在短短四年间将业务扩张至中国400座城市。滴滴提供的服务让人们通过移动互联网叫到出租车、专车快车、豪华车以及通勤公交车。程维表示,现在中国有80%的出租车司机使用滴滴。由于有如此多的用户使用滴滴,以至于如果没有这个应用,在高峰期叫车会很困难。最近滴滴的估值达到350亿美元,是全球估值最高的非上市公司之一。在六大洲近500城市开展业务的Uber目前估值为680亿美元。

9月底,程维向《彭博商业周刊》谈到他从默默无闻到成为中国商界巨子的经历。33岁的他有着年轻的圆脸,戴着眼镜。如果是在凌晨两点的电玩中心看到这样一名年轻人,也不会令人感觉突兀。程维北京北部的办公室里放着商业书籍和鱼缸。在天气晴朗的日子里,从他的办公室望出去能看到西北方的山,山上是古代中国人修建以抵御蒙古人的长城。这恰巧契合程维的境遇。

程维表示:“当我们创立滴滴时,市场上兴起了大约30家提供类似服务的公司。他们有不同的模式。当时一些公司比我们更强大。”

他继续道:“这是个很长的故事,有着让人意想不到的波澜起伏。”

从阿里起步

程维出生在江西,著名的革命老区。父亲是一名公务员,母亲是数学老师。程维高中时成绩优秀,但高考时忘了把试卷的最后一页翻过来,导致3道大题被遗漏。结果,程维只考上了北京化工大学。程维本想攻读信息技术专业,但却被分配到工商管理专业。与其他大学生一样,程维在大四期间也开始找工作。其中一份工作是卖保险,但出师不利,一位老师和他说,“实在没办法了,连我家的狗都已经上完保险了。”

在一次招聘会上,程维应聘一家公司的经理助理职位,这家公司自诩为“中国知名保健公司”。程维提着行李到了这家公司所在的上海办公地,发现这是一家足疗连锁店。程维开玩笑地说:“这就是滴滴出行不大做广告的原因,我认为这都是忽悠。”他不太喜欢足疗。

2005年,22岁的程维进入阿里巴巴旗下B2B公司从事销售工作,当时的工资是每月1500元人民币。程维说:“我非常感谢阿里巴巴,那里有人站出来接纳年轻人。他们没有把我赶走,还说‘像你这样的年轻人就是我们想要的’。”

虽然卖保险出师不利,但程维的线上企业推广业务却非常成功。他迅速获得了晋升,最后和一名直爽的上司王刚一起工作。王刚说,刚见面时,程维的销售数据非常抢眼,他最擅长的是客户活动。

2011年,王刚错失一次晋升机会,于是把团队召集起来讨论创业计划。在头脑风暴的过程中,大家研究了教育、餐厅点评和室内装饰等点子,然而此时一家正迅速扩张的国外出行软件引起了他们的兴趣。这不是Uber,而是Hailo。程维判断,中国有200万出租车司机,Hailo的模式可以借鉴于中国。他2012年离开阿里巴巴,王刚也同时离开并提供了最早的资金支持:80万。(王刚估计目前他的滴滴股份可能值10亿美元)。程维希望起个好记的名字:嘀嘀打车借用了汽车喇叭声。最近,该公司完成了品牌升级,改称“滴滴出行”。

创业之初

程维和其他几位阿里巴巴前同事在一个100平方米的简陋仓库内拉开了架势。与在阿里巴巴时一样,员工们之间以“同学”相称。最初几个月,创业团队想法设法来战胜拥有同样创业思路的十几家竞争对手。程维说,他派出了前10位员工中的两人去打开深圳市场,因为那里的监管态度最开放。但很快,滴滴的服务就被当地政府叫停。

事实证明,滴滴与竞争对手相比仍有许多优势。一些竞争对手完全复制了Uber在美国的策略,与高级轿车司机合作。但在中国,高级出租车的数量远低于普通出租车。当竞争对手摇摇招车获得在北京机场招募司机的独家合约后,滴滴来到北京最大的地铁站推广其应用。与一些竞争对手向司机赠送智能手机不同(对创业公司而言是一种昂贵的促销方式),程维采取了不同的策略:滴滴向已经拥有智能手机的更年轻司机提供免费应用,把他们培养成了滴滴的代言人。

2012年北京下了一场史上少见的暴风雪。大街上一车难求,人们纷纷打开了滴滴应用。这天,滴滴的订单量首次突破1000单。这引起了北京一家风险投资公司的关注,并向滴滴投资200万美元,对该公司估值1000万美元。程维说:“如果没有那场大雪,也许就没有今天的滴滴。”

然而一个坏消息接踵而至:阿里巴巴投资了滴滴的竞争对手快的。中国许多互联网创业公司的成功都是因为背后有三大互联网巨头BAT的支持。于是,王刚和程维找到了腾讯。

腾讯投资


程维的办公桌

在得到了两大巨头的支持后,滴滴和快的也将目光瞄准了对方。大战期间的“七天七夜”在今天的滴滴已经是一个传奇。2014年1月,滴滴发起补贴大战,而背后是微信和支付宝的“支付决战”。在两周的时间里,滴滴订单量上涨50倍,40台服务器根本撑不住。最终,程维连夜致电腾讯CEO马化腾,马化腾在腾讯调集了一支精锐技术团队,一夜间准备了1000台服务器。在苏州街的银科大厦,滴滴奋战了七天七夜,重写服务端架构。

当时,滴滴搭建后台程序的工程师和程序员连续加班没有休息,持续工作了整整七天七夜。战役结束后,一名同学不得不到医院才取出了隐形眼镜。有的人直接累瘫在地上。但当时滴滴并未盈利,因此程维需要进行融资。2013年11月,程维首次造访美国,但仍然被多位投资者拒绝了。他表示:“我们烧了不少钱,有些投资人吓了一跳。”

2014年初,即中国农历春节期间,情况出现了大反转。当时,腾讯通过微信“红包”进行了一次成功的营销。腾讯意识到:未来属于移动支付,而滴滴可以帮助其增加移动交易量。随后,腾讯开始向滴滴投入资金。滴滴率先支持用户通过微信支付车费。与此同时,阿里巴巴也看到了商机,开始向快的注资,并将其移动支付应用支付宝与快的整合。据媒体报道,2014年前几个月,双方在补贴方面投入了约20亿元人民币。与此同时,订单量也出现了快速增长。根据滴滴一名早期员工李海茹的回忆,在那些日子里,团队每天半夜一起看订单数:300万,310万!她大声向同事们报数,声音响彻整个办公室。

当卡兰尼克将中国视为Uber的下一关键市场时,滴滴和快的的投资者也意识到,两家公司不能再继续火拼。俄罗斯风投、滴滴投资人尤里·米尔纳(Yuri Milner)回忆,他开始往返于阿里巴巴和腾讯总部游说。2015年2月,滴滴和快的合并,滴滴占新公司的60%股份。作为合并条件,程维坚持维持公司的控制力。

Uber来访

2013年,卡兰尼克和其他一些Uber高管来到中国,造访了滴滴出行。程维的开场白是:“你给了我灵感。”但随后,气氛变得紧张起来。Uber高级副总裁埃米尔·迈克尔(Emil Michael)甚至怀疑双方是在进行心理战,迈克尔说:“那天他们提供的午餐可能是我吃过最难吃的饭。我们用叉子把菜拨来拨去,心里琢磨着:这是不是某种竞争策略?”(答案是否定的,柳青后来向迈克尔表达了歉意。)

在双方会晤期间,程维走向白板,画了两条线。Uber的线始于2010年,然后急剧上升,表示其订单量的增长。而滴滴的线始于2012年底,但却是一条更陡峭的上升曲线。程维表示,滴滴出行迟早有天会超越Uber,因为中国市场更庞大,许多城市出于流量控制和环保的目的还限制使用和拥有私家车。程维回忆说:“当时卡兰尼克只是微微一笑。”

程维还称,卡兰尼克提出Uber投资滴滴,但要持股40%。当被问及是否考虑过这一建议时,程维说:“我为什么要接受呢?”当时看来,Uber和滴滴只能通过市场来解决问题。

2015年初,Uber似乎拥有一些难以超越的竞争优势,比如看起来更稳定的技术和应用。投资者为Uber估值420亿美元,相当于滴滴当时估值的10倍。在滴滴专注于合并快的事宜之际,Uber迎头赶上:在几个月时间内,Uber就声称掌握了中国专车打车市场近1/3的份额。程维说:“当时我们感觉自己就像当年的解放军,我们只有步枪,要应对敌人的飞机导弹轰炸。他们的武器很先进。”

于是,程维和一些高管开会讨论此事。他们对滴滴的日交易量进行了精密分析,调整了给予司机和乘客的补贴金额。程维每天召集被称作“狼图腾”的晨会。他提醒员工:“如果我们失败,结果就会死。”

滴滴反击


滴滴创始人兼CEO程维

2015年5月,程维策划了大反攻。滴滴公开宣布,将补贴10亿元人民币,Uber也随后跟上。与此同时,程维及其顾问开始想方设法在美国市场打击Uber。他们把Uber比作章鱼,触角遍及全世界,但身体还在美国。王刚在一次会议上建议:“我们要直取优步的心脏。”

[ 责任编辑:黄吉灵 ]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之观点,与中国电商网无关;中国电商网转载此文只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中国电商网证实;中国电商网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中国电商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中国电商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中国电商网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来电来函告知,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中国电商网客服热线:0755-33593828转2或客服邮箱:service#cndsw.com.cn(请将#换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