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网首页

新闻 业界 国内 行业 移动 跨境 服务 聚合

立即注册会员登录

快讯

旗下栏目: 创投 政策 研究 观察 观点

网络刷单日赚千元?警惕“网络兼职”骗局

发布时间:2016-08-08 10:08:21   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吴铭   阅读:
摘要:近日,南都记者接到多例受害者被“星月网络兼职”团队诈骗的线索,多名受害人向南都记者表示,参与网络刷单时交付了198元、299元不等的会员费。

CFP供图

CFP供图

中国电商网(www.cndsw.com.cn)8月8日消息,据南方都市报报道,近日,南都记者接到多例受害者被“星月网络兼职”团队诈骗的线索,多名受害人向南都记者表示,参与网络刷单时交付了198元、299元不等的会员费。

律师认为,该组织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和诈骗罪。南都记者根据调查掌握的线索,已经向安徽合肥警方报案,警方正在核查受害人信息,进一步了解受害者被骗情况。

拉人进入可获上百元报酬

网络兼职是近几年发展起来的一种以网络为载体的新兴工作模式,主要是个体利用网络资源和网络平台,进行有偿工作和服务。据南都记者调查,网络兼 职乱象暂未得到有效约束和管理,部分心怀不轨的人利用该领域监管漏洞,对部分希望找兼职的人进行欺骗,并利用“拉人头”方式扩大自己的兼职队伍。

受害人黄小姐向南都记者介绍,今年5月她在Q Q空间看到朋友晒了自己的网络兼职工资单,工资单显示通过网络刷单,可获得几十元到数百元不等的回报,甚至有的还上千元,这让她很心动。随后,黄小姐询问 朋友该兼职是否可靠,朋友告诉她有很多人在做,还说她的朋友一天能赚100多元。

“我信任她,所以我也就进去了。”黄小姐对南都记者说,入群会员费分198元、299元两个等级,自己考虑再三,选了198元的白金会员,在6月中旬加入了名叫“星月网络兼职”的团队。

黄小姐告诉南都记者,在加入这个网络兼职团队时,入群审核较为严格,不仅需要交纳会员费,还必须通过团队成员的实名推荐,而且,需要提交自己真实姓名、手机号、QQ号、身份证号、淘宝账户及支付宝账户,以及一张自己举着身份证的照片,否则即使进群也会被踢出来。

入群后,黄小姐经过一系列刷单流程的培训,进入了IS语音108频道接单。而IS语音,则是一款专为中国玩家设计研发的功能全面的多人语音在线群聊工具。

然而,在黄小姐被团长踢出群前的近一个月时间里,除了做成了一个0.5元的刷单任务,黄小姐再未做成其他任务。“单很少,群里也有人反映找不到单。”她告诉南都记者,刷单需要“主持”同意,“加主持人QQ不回复,照样也没有单。”

朋友QQ空间依然更新着每天的高额工资单,而自己却始终接不到单,这让黄小姐疑惑不解。

随后,她发现群里的“培训老师”经常布置“外宣作业”,打着“工资单坚持发,努力就会有收获”的口号,主动发一些工资单截图,要求各会员将这些工资单以自己的名义发布在Q Q空间、微博等社交账号上,一旦有新人加入,根据会员等级不同即可获得110元或160元的报酬,这也就是所谓的通过“外宣”赚钱。

黄小姐马上意识到这是一种欺骗行为,她私下告诉几位新人“要实事求是,放自己的工资单在空间里,而不是拿群里的工资单去做外宣”,没过多久,就有人告诉了该团团长,随后,黄小姐于7月中旬被踢出QQ群。

她告诉南都记者,一个月刷满320单才能退会员费,而自己只做了一单,剩余会费未能退回给她。

“培训老师”发放“外宣作业”

和黄小姐一样,同是“星月网络兼职”受骗者的吴某告诉南都记者,他是被同学拉进该组织QQ群的,还交了299元至尊会员的会费。而入群后才发现,根本没有赚钱的事可做,才意识到自己可能上当了,“入群后还叫你填个人信息,做得很逼真。”

南都记者随后潜入“星月网络兼职”团队一个名叫“其乐融融一家人③”的QQ群,发现群内聊得热火朝天,经常被“跟团长混,认真学,肯定有钱赚”、“恭喜茹茹今天外宣奖励工资3300大洋”、“努力工作”等消息刷屏,偶尔也可见个别成员抱怨“一单都没有”。

南都记者在该QQ群看到,群内的刷单培训做得有模有样,凡是有新人加入,群里会有大批成员回应,该团队的培训老师会向新人发放非常详细的入会流程图和教学材料,还会在群里发布开会和上课、布置作业的通知。

同时,“外宣作业”的现象也确实存在。黄小姐向南都记者表示,有人私聊时承认,空间里所发的工资单不是自己赚的,而是“培训老师”发布在群里的“外宣作业”。

南都记者随后打开了用来接“刷单”的IS语音软件,进入刷单频道后,刷单任务以每秒两条的速度在持续刷屏,群内禁止文字私聊,通常会通过加发布信息的人的QQ或者IS账号来沟通。

不过,南都记者接连找了数位发布刷单的人都没联系上,他们不是不回应,就是拒绝加好友,半天下来,南都记者根本没有获得任何收入,这也与吴同学所说情况一致:“在群里两天,发现根本没有赚钱的兼职。”

已经被群主踢出来的刘小姐向南都记者透露,其实也有人赚到了钱,但单子不好找。“我接了3单,只赚了十几元,刷单本钱赚回来就算不错的了,说是一个月做了320单就可以退押金,但更多的是鼓励拉人进来。”

入群的人仍旧是络绎不绝,黄小姐告诉南都记者,自己6月中旬加入时,QQ群仅700人,到7月中旬自己被踢出群时就已达到1500多人。南都记者刚加入群时人数为1759人,短短6小时即增加了16人,截至7月25日17时11分,人数已达到1775人。

南都记者还发现,该QQ群资料显示,群成员约60%为女性,且70%以上为90后。对此,80后的黄小姐表示,“我在群里年龄算大的,大部分是90后。”

当地公安已经介入核查

南都记者在百度上搜索“网络兼职”关键词,会出现大量广告帖,但兼职者有时无法分辨网站内容是否合法,导致误信部分“黑团体”,从而造成经济的直接损失。

对于“星月网络兼职”团队,北京大禹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李逊告诉南都记者,该组织涉嫌触犯了两种罪名,一是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二是涉嫌诈骗罪,“这个案子更像是诈骗,通过虚假宣传来骗取他人钱财。”

李逊向南都记者透露,近期这种“网络兼职”的受骗案件越来越多,主要是通过支付宝、微信、QQ等网络平台开展活动。犯罪团伙通过抓住法律漏洞和 受骗人的心理特征来诈骗,由于大部分受害者损失的都是小额资金,所以认为是花钱买教训,通常不会选择报警,从而导致警方难以立案、取证,让犯罪者得以逍遥 法外。

“一般而言,诈骗罪最高刑罚是无期徒刑,而组织、领导传销罪最高刑罚是四五年徒刑,具体定罪要看案件本身,如果数额高定诈骗罪是比较可能的。” 李逊向南都记者介绍,“别看现在每个受骗人损失的数额很小,但是这就像滚雪球一样,利润越滚越多,到最后庄家那里会有几千万的暴利。”

尽管在该“兼职团体”中确实有小部分人挣到了钱,但李逊告诉南都记者,如果通过捏造虚假事实来欺骗大部分人同样也是触犯了法律。

对于受害者如何维权,李逊向南都记者称,“我认为可以让受骗者联合报案,这样效果更好,而且应该及时向自己支付的平台,例如腾讯提出举报,争取挽回损失。”

李逊对南都记者说,不仅国家相关部门应该采取监管措施,同时,腾讯作为第三方平台也应该起到监管作用。“你可以向腾讯监管部门举报,他们有权封号和删除虚假信息。”

李逊律师向南都记者透露,在他了解到的此类案件中,受害者多数为90后,“因为大多数年轻人想赚快钱,没有脚踏实地的意识,导致容易上当受骗。”

南都记者加入的数个“星月网络兼职”的QQ群,资料显示所在地是安徽合肥,群主的QQ资料显示所在地也是安徽合肥。同时,“星月网络兼职”财务人员某雨婷的手机号归属地也是安徽合肥。

南都记者根据已经掌握的信息向安徽合肥警方举报并报警,目前,合肥警方正在核查受害人信息,进一步了解受害者被骗情况。


[ 责任编辑:黄吉灵 ]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之观点,与中国电商网无关;中国电商网转载此文只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中国电商网证实;中国电商网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中国电商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中国电商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中国电商网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来电来函告知,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中国电商网客服热线:0755-33593828转2或客服邮箱:service#cndsw.com.cn(请将#换成@)。
分享到: